中文版       ENGLISH    
 
 
 
阴道炎 竟然是避孕药惹祸
 
 发布时间:2009-10-28     文章出处:
 

  我和丈夫杨超工作都很忙。刚结婚时我们约定,先不要孩子,等有了一定的积蓄后再怀孕生子。因为杨超的工作既忙且累,所以生活中我特别注意照顾他,大小事情一般都按他的意思办,包括采取避孕措施,都是我主动选择了口服避孕药。

  然而不知从哪一天起,我时常感到下身瘙痒、灼痛,性生活也因此很不舒服。当时还以为是工作忙乱,“火”气太盛所致,就拼命多喝水,多吃水果,还和别人调整了假期,特意在家休息两天。可这些方法都是徒劳。实在熬不过去了,我只好去看妇科。

  经过一番检查、化验,医生说是霉菌性阴道炎。大概看我们是新婚的夫妻,医生特别提醒我们说,引起阴道炎的原因很多,其中性生活不卫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。医生说得很在理,因为这几个月来,虽然我注意个人卫生,可杨超每次都懒得清洗,我也不愿意总在这事上督促他。今天有了医生权威的说法,杨超再也说不出什么了。

  按照医生的嘱咐,我将口服和外洗药一起用,治疗期间尽量避免过性生活,实在忍耐不住了就使用避孕套,以免交叉感染,这样一来,连避孕药都不用吃了。大约半个月后,我的不适感基本上消失了。

  有了这次教训,杨超比原来注意卫生多了,每次不待我嘱咐便拿个杯子自己冲洗。看他这么懂得疼我、爱我,我由衷地感到高兴,生活又恢复了从前的充实和快乐。可是谁能料到,平静温馨的生活仅仅过了一个多月,我的阴道炎又发作了。

  我心里烦乱,杨超也不高兴。那天晚上,他一直闷着头吸烟,许久之后才突然说:“你别去那个酒店上班了,我养得起你。”他明显是话里有话,我听着非常不舒服。想起结婚之前他就曾说,酒店里不是我这种良家女子待的地方,那时候他就叫我换工作。当时我非常气愤地驳斥了他的一面之辞,并且用新婚夜的殷红证实了自己的清白,杨超才不再反对我的工作。现在可好,我这里病着,他旧话重提,明摆着不相信我,这不是侮辱我的人格么?

  那天晚上我和他吵了一架,两个人连衣服都没脱就各自睡了。早晨醒来,杨超一句话没说就上班去了。看着他苦闷的面容和疲惫的背影,我忽然自责起来,他对我也是出于一片好心,他对这个家出的力气最大,为了两个人的幸福,自己作出一些牺牲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思来想去,我最终下决心辞去了酒店的工作。

  这次患病的症状跟上次一样,我估计治疗方法也差不多,所以就没去医院,直接买了点药如法炮治,边治病边在家休息。身体是很快康复了,我却在家待得浑身无力,没精打采。本来嘛,年纪轻轻的,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,整天这么无所事事,日子过得一点儿意思都没有。于是,我再次出去找了份工作,在附近一家蛋糕房做外卖,杨超没说什么,算是默认了。

  可纵使我百般小心,我还是在同一个地方第三次跌倒——阴道炎又犯了。